VIP(廣告)熱線:18175151895

業績瀏覽完畢

重新瀏覽
推薦業績
1 / 32

柏林猶太人博物館-丹尼爾·列別斯基

日期:2013-03-16     點擊:17611    評論:0    查看原圖
作為世界矚目的建筑師,丹尼爾•里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有著不同于他人的成名之路。在他成年后的大部分時光里,他都在象牙塔里“紙上談兵”,教授建筑學理論。直到1998年,已屆知天命之年的他才擁有自己的第一個建筑成品。

1946年出生于戰后波蘭洛茲(Lodz),他從小就展露出特殊的音樂天賦和對數學與繪畫的濃厚興趣。作為音樂神童,他在青少年十七便獲得了美國提供的獎學金,越過大洋學習音樂。
1965年取得了美國國籍,在紐約成為職業演奏家。19歲那年,在母親的引導下,里伯斯金對建筑產生濃厚興趣,舍棄職業演奏家的生涯,轉學至庫博聯盟(Cooper Union),師從“紐約五杰”之一的海杜克(Hejduk)學習建筑,從此開始了建筑生涯。

1972年獲得英國埃塞克斯大學建筑歷史及理論的碩士學位。 曾于北美、歐洲、日本、澳洲及南美各大學教書與演講。

1986年曾指導位于意大利米蘭的私人公益建筑機構「Architecture Intermundium」, 曾任教于哈佛、耶魯、伊利諾、南加大、德國漢堡學院等大學。












介紹

它是柏林猶太人博物館.建于1993年至1998年間,建成后因多方原因,未能設置布展,2001年曾以空館對外開放,就引起了業內外的震動和好 評,其建筑本身因其獨特的設計構造和抽象意相的運用,具有直擊參觀者內心的強大藝術感染力,成為了猶太人艱辛歷程的紀念碑,猶太民族及其精神存續的圖騰. 直至2005年這座博物館才被填充了許多圖片及實物展品,正式對外開放.

            柏林猶太人博物館館設計的時代背景:

      二戰之后,德國從未停止對歷史的反省,德國對歷史的態度,使德國人、法國人甚至整個歐洲的人民都感到輕松和安全。為了表示"勿忘歷史"的決心,德國還為猶太人修建了一座大屠殺紀念館。2005年12月15日,柏林猶太人紀念館最終落成。

      丹尼爾·列別斯基(D.Libeskind)設計的“柏林博物館(猶太人博物館)”建筑,稱得上是濃縮著生命痛苦和煩惱的稀世作品:反復連續的銳角曲折、幅寬被強制壓縮的長方體建筑,像具有生命一樣滿腹痛苦表情、蘊藏著不滿和反抗的危機。

      該紀念館最具特色的主體部分是一個占地2萬平方米的露天廣場,地面由2711塊高矮不等、刻有請愿書的水泥板鋪成,遠看就像是一片被微風拂過的麥 田,而走近了則像是步入一個巨大的迷宮。負責設計紀念館的美國建筑師彼得·埃森曼表示,他的設計將強迫人們面對過去。

      廣場上還將豎起一個揚聲器,晝夜不停地播放400萬記錄在冊的大屠殺遇難者的姓名。而在廣場地下還有一個特別的資料中心,為前往參觀的人提供服務。

     反復連續的銳角曲折、幅寬被強制壓縮的長方體建筑,像具有生命一樣滿腹痛苦表情、蘊藏著不滿和反抗的危機,令人深感不快。丹尼爾。里伯斯金設計的“柏林博物館(猶太人博物館)”的整個建筑,可以稱得上是濃縮著生命痛苦和煩惱的稀世作品。

      丹尼爾·列別斯基(D.Libeskind)稱該博物館為“線狀的狹窄空間”。理由是在這座建筑中潛伏著與思想、組織關系有關的二條脈絡。其一是充滿無 數的破碎斷片的直線脈絡。其二是無限連續的曲折脈絡。這二條脈絡雖然都有所限定,卻又通過相互間的溝通,而在建筑和形式上無限地伸展下去。

     依據相互離散、游離的處理手法,形成了貫穿這座博物館整體的不連續的空間。這二條脈絡是“猶太人博物館”的特征,同時又是里伯斯金所特有的“二元對立,二律背反”的觀點。

    柏林的痕跡,不僅僅是物理的,據說其中還有說不清因果關系的根源,或者是既往性夾雜在里面。從德國人和猶太人的外在關系來觀察,他下了這樣的結論。他執著地追求曾對猶太人的傳統和日爾曼文化做出貢獻的作家、音樂家和藝術家們的生活蹤跡,并將其模式化。

柏林猶太人博物館的四個主要表現:

      其一是內容。該博物館共有4個隱喻情結。

      其二是根據作曲家阿諾德。施昂拜格未完成的歌劇“摩西和阿龍”的腳本而構成的。在此處,表現了由于歌的存在,而歌詞不清,相反,歌不存在,而能幫助對歌詞的理解的不合情理性。

      其三,在大屠殺年代被驅逐出柏林,在里加和烏其的強制收容所中死亡人的名字和死亡地名。第四,是以瓦特。本杰明的“一側通行路”形成的。沿著曲折型建筑, 引入了60個連續的斷面。如此一覽“猶太人博物館”的話,正如街談巷議所說,里伯斯金充滿晦澀的形而上學的超俗的思考,對我們一般人來說是難以接近的。

      其四,存在與不存在的概念,他從自身的體驗,給予了非常明確的解釋。

      雙重自相矛盾的邏輯,是符合“猶太人博物館”所體現的觀點。一種藝術,由于作為其核心的主體的喪失,例如像沒有情節的文學,沒有旋律的音樂那樣的沒有展示品的博物館,其不存在性、非在的存在性的緣由,好像已是新型文化形式的一種傾向。

      充滿被驅逐、遭受屠殺的(成為不存在)猶太人的悲痛與苦惱的“猶太人博物館”,僅僅超越了設計的特異性和觀念的前衛性,將作為一個民族的悲慘命運的歷史 封印。同是一個猶太系的音樂家古斯塔瓦·馬勒,所內含的如在第九交響曲所奏出的旋律那樣深沉暗淡的精神才是杰出的。

柏林猶太人博物館設計者:
 丹尼爾·列別斯基(D.Libeskind)簡介:故鄉波蘭,從6歲起學彈鋼琴,后來移居以色列,成為精通鋼琴的音樂名人。曾經贏得美國-以色列文化基金會舉辦的著名的音樂競賽(同賽的有伊薩克。帕爾曼、P。祖克爾曼、巴倫伯伊姆)。后來其音樂天才移向了建筑設計。

打賞
更多>推薦業績
四川时时彩官方网站